飞雪山庄

2019-09-14 08:40:41 来源: 萍乡信息港

摘要: 江流云是飞雪山庄的庄主,而飞雪山庄的名字也由他而取,其中原因,只有他知道。而庄内弟子几乎都以为,飞雪山庄建在极寒的山上,每年冬天都有飞雪三月而得名。 1
江流云是飞雪山庄的庄主,而飞雪山庄的名字也由他而取,其中原因,只有他知道。而庄内弟子几乎都以为,飞雪山庄建在极寒的山上,每年冬天都有飞雪三月而得名。
一晃20个年头过去了,在一个冬天里,江流云站在东云亭里,雪花飞过他的身旁,又向着山崖下飞去,这里是飞雪山庄瞭望东方的地方,连绵的山脉在冬雪之中已然分布清楚,但是江流云的眼里似乎能看到东方延绵山脉后的一个地方,那就是百毒教圣坛。百毒教近10年来一直为飞雪山庄的死敌,江流云身在武林,号令群雄,不得不为铲除这武林祸害而忧心。
“父亲大人,孩儿和你提过的事不知您考虑的怎么样了。”江少陵站在江流云的身后说着话,江流云转身看了看他问道。
“少陵啊,什么事。”
“父亲大人,就是孩儿和你提过的想下山去历练一番的事。”
“哦,那等初春在去也不迟啊。”
“不了,父亲,择期不如现在,况现飞雪漫天,定是一番好景,父亲不必担心,孩儿不会有什么事的。”
“那好吧,你去吧。”
“孩儿谢谢父亲。”江少陵得到父亲的答复,高兴地回去准备收拾行囊离开飞雪山庄。
“陈公。”江流云依然站在亭子里,陈公是江家老奴,自有江少陵以后,江流云便把他安排在少陵身边,外人眼里,他就只是一个使唤的老奴而已。
“庄主,老奴在。”
“你随少陵一起下山去,保护他安全,不可被他发现。”
“老奴遵命。”
陈公说着也退下,江流云远方东山,不禁叹息,百毒教猖獗,不得不防范啊。

2
山下茶庄,江少陵坐在茶庄里喝着热茶,心里还是不免高兴一番的,从前都只是偷偷下山,待不了多久,这次既然父亲批准,那就该好好的玩耍一番的,一定要在江湖上闯出个大名头,不能让父亲笑话了自己。江少陵坐在那里喝着茶自顾自的想着。
“哎,这位兄台,拼个桌子怎么样。”一个声音让江少陵从自己的想像中醒了过来,回头看了一看。只见自己桌旁站立着一个姑娘,看她的衣着打扮,像是江湖中人,眼睛正直直的盯着他,他环看了一下四周,见已无空桌。于是又看着那个姑娘说道:
“这位姑娘,你请自便。”那位姑娘便坐下招呼道小二上茶。顺便说道:
“小妹上官雪,不知兄台怎么称呼?”江少陵还没有想到这位姑娘这般热情,自己刚想寒暄着说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突然想到,前几次下山,都用了本来名字,大家一听就知道是飞雪山庄的少庄主,然后便殷勤一片,想来是不能用这个名字了,所以他顿了一下,改口说道。
“上官小妹你好,在下王东林。”其实这个胡乱的名字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想出来的,就觉得自己父亲老师远望东方的临海。那就东林吧,再带一点之气。
“东林兄客气了。”
“哪里,不知上官小妹何故一人独自在外啊?”
“行走江湖,救死扶伤是小妹乐意做的事。不知兄台又是何故?”
“同路同路也。”江少陵笑着回答道,不,现在,他因该叫王东林了。
就在他们还在茶庄寒暄之时,门口突然跌倒一个人,浑身模样,像刚逃荒而来。王东林和上官雪赶紧起身去查看,这时店小二的目光也适时的盯了过来。王东林扶着那个人问道:
“这位兄台,你怎么了。”
“我,我是前方村子过路而来,就是上阳村。”
“上阳村,上阳村怎么了?”
“上阳村的人全死了,其中还有不少武林人士。”
“什么,灭村惨案。”
“东林兄,要不我们一同前去看看。”上官雪说道。
“正有此意。”王东林说着,放下那个人,然后向着店子里招呼了一句,“掌柜的,替我照看好这个人。”然后顺手丢出一定金子,顿时茶馆里的人全都安静下来了。这是何许人也,出手如此阔绰。这时,屋子角落里的三个男人才终于把目光移到了王东林身上,当然,这一切都被掌柜的看在眼里。
王东林和上官雪离开了茶庄。
掌柜的叫来了小二,同他耳语道:“你通知其他地方的弟子,少庄主易名为王东林了。还有,带几个弟兄跟着刚才那三个跟着少庄主出去的人,把他们解决了,不要给少庄主惹麻烦。快去吧!”小二应了声是便从后堂出去了。


来到上阳村,王东林便看到了满地的尸体,遍地都是,空地上大多都是武林人士,而村民大多都死在家中。只有个别武林人士死于厮杀,其他的都毫无打斗痕迹,这让王东林感觉很奇怪。
“这是百毒教所为。”
“上官小妹何以见得?”王东林问道。
“这些人都是中了百毒教的九味一同之毒,这种毒药的毒性不高,可是施毒范围很广,所以能杀死全村的人。”上官雪一边说着一边嗅了嗅空气接着说道。
“还好,空气中的毒已经消散了,你我也不避担心中毒。不过刚遇见的那个小哥就难说了。”
“上官小妹何以对百毒教了解如此之深?”王东林疑问道。
“那时当然,我从小就以毒为友。”
“什么?”王东林惊异到。
“没有了,我只是对着方面比较感兴趣而已。”上官雪在那里查看着尸体,一边嘀咕着说道,可惜都死了,要不然如果还有一口气在的话,都是有得救的。
“上官小妹,你看,我们去一堂百毒教怎么样。他百毒教武林纷争杀死武林人士我不管,不过伤及无辜百姓我就不得不管了。”
“武林事自有飞雪山庄出头,你凑什么热闹。还有,你当你是谁啊,百毒教岂是你想去就去的地方?”
“你是不敢去么?”
“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只有我想不想去的地方。”上官雪在那里俏皮的说道。王东林在那里站着纹丝未动,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剑。他听陈公告诉过自己,百毒教有一个百毒圣女,是百毒教主的女儿,擅长施毒,没有人见过她,并且这个圣女常在江湖走动。王东林怀疑就是她。
就在这时,三个蛮汉突然出现,挡在了他们面前说道:
“小子站住!”上官雪和王东林都把目光转向了这三个人。
“不知兄台有和贵干。”王东林放松了对上官雪的警惕,拱手向那三个人招呼到。
“江湖救急,还请兄台将身上财物留下,我们兄弟就放你一条生路。”
“哟,我以为是干嘛呢,原来一伙强盗土匪。”上官雪说道。
“没错,还劝姑娘不要多事,我等只劫财不劫色,姑娘在这碍事,我放你一条生路,赶紧滚吧。”
“嘿,姑娘,我大歌嫌你丑呢,还不赶紧滚。”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接过话说了一句,然后不禁笑了起来。
上官雪不禁气的脸发红,没有犹豫的就向他们攻击而来,这时王东林业不好坐看他们打斗,于是也拔剑而来,于是乎五个人就这么在那里厮打了起来。
这时在一边的山峦上,埋伏着几个人,一个小二装束模样的人说道。
“不好,还是来晚了。”
“那就是少庄主么。”一个青年才俊模样的人问道。
“杨兄,这就是少庄主,拜托你了,老庄主要求保证少庄主安全且不要让他发现。”
“放心,能为飞雪山庄做事,是我等的福分。”
“那就有劳了。”
“嗯。”说着杨姓少年应了一身带着兄弟就直奔而去。
一会一群人便厮打在一起,上官雪和王东林没有反应过来何处杀出这一对人马,那三个人已然两死一伤了。这时,姓杨的青年正准备一刀砍下那个匪首。王东林急忙说道。
“且慢,切勿杀他。”
“这等败类,留他何用。”
“罪不至死,兄台留他一命吧。”
“好吧,既然兄台说了,那就留他一命。”
“谢谢大侠,谢谢大侠。”那个匪首高兴的连声道谢。
“不过,活命可留,不能留他作恶。”说着,杨姓头目挥剑斩去了他一条手臂,那个匪首在那痛得哇哇直哭喊。王东林看在眼里,心里不禁一震,江湖险恶,远不如想象般那么简单啊。
“不知兄台如何称呼。”上官雪及时的招呼道。
“在下杨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知姑娘和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小妹上官雪。”
“在下王东林。”
“哦,东林兄看来是初入江湖,不知人心险恶啊,不可有太多慈悲之心啊。”
“杨兄说得是。”
这时在山际间响起一串急促刺耳的笛声。上官雪儿认真的听着,继而转身和王东林和杨兴说道:
“小妹有事,先行告辞了。”说着便轻功一跃,飞了出去。这让王东林又是惊异不已,看来这姑娘功夫不简单。王东林转身对杨兴说道:
“杨兄,可否拜托你一件事。”
“王兄但说无妨。”
“我怀疑这个姑娘十之八九与百毒教有所瓜葛,不知杨兄轻功可否,帮我一探。”
“既是江湖事,杨某身为江湖人,定当义不容辞。在下告辞了。”杨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然后追了出去。他的属下也告辞了王东林走了。

4
百毒教圣坛,百毒教大弟子无心跪在大殿内。
“说,为什么屠村。”百毒教教主说道。
“属下不敢,只是因为。”
“百毒教教义,只杀武林人士,不伤及百姓无辜。难到你忘了么?!”
“弟子没有忘,只是在上阳村活动期间,弟子行踪不慎暴露,所以才就地解决那群武林人士。但是在此期间,圣女的身份有所暴露,所以只有屠村灭口。教主有言,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圣女的身份。”
“圣女现在何处?”
“上阳村事件之后,圣女便不知去了何处。”
“下次遇见圣女,直接给我带回来,还有,上阳村之事,仅此一次,如有再犯,不必再来见我!”说罢,百毒教教主挥手离去。
“是。”百毒教大弟子无心颤微微的退下。

5
天南镇,一个妙龄少女持剑走在街上,目光游离,面若冰霜。
“店家,上一晚面。”王东林坐在那里招呼着店家。他看着街景,在那里悠闲的坐着,自从上次和杨兴分别之后,直到现在才收到他的消息。杨兴告诉他在调查上官雪的身份的同时意外发现百毒教在天南镇有所活动,,叫他到此等他,所以王东林便来到了这。正值中午也饿了,于是他便随意在路边叫了一份吃的,在他眼里,是没有哪里能比在这看街景更美好了。他看到这个女子从那个方向走来,一身白衣,目不斜视,手中还持有一把剑。他想起了上官雪,对了,这个模样不就是上官雪的反面么,一个活泼可爱,一个冷若冰霜,世间女子还真是奇怪。不过王东林还是挺喜欢的,因为飞雪山庄除了丫鬟以外,少有看到这样的女子。
王东林就这么看着,只见一个小个子撞了一下这个姑娘。那个姑娘停了一下,然后转身看了看那个人,那个小个子还没有走出几步,便摔倒在地,口吐白沫了。这个白衣女子走过去,从他的腰间拿出他刚偷走还没有放稳的钱袋,起身准备离开,周围的人群一片混乱。
王东林一见,不好,用毒,肯定是百毒教的人,一个小偷而已,罪不至死,何故如此惨忍,他坐立不住,便提剑上前问道:
“姑娘,看你美貌如花,何故心肠如此歹毒,快交出解药来!”
“我何时用毒了,有何证据?”那个姑娘说道。
“人都倒在了你的后面,你还不认!”
“公子能否看清楚了再说。”说着这个白衣姑娘,转身让开,让王东林能清晰的看到刚才倒地的小个子,只见这时那个小个子又动了起来,转眼之间,便又爬了起来,只见嘴角白沫,没有其他异样。
“怎么会?”
“公子,看来这小偷也只是偶然疾病发作,碰巧撞上我而已了。我对他不追究已经不错,公子为何还要冤枉于我?”
“你!”王东林已然不知道怎么说话。
“公子这么不分青白,该当与我道歉!看公子风度翩翩的模样,也算一代少侠吧,可别落下了一个欺负小女子的名声。”那个白衣女子说道。
这时人群里也都喊了起来:“向这个姑娘道歉!”
王东林见下不来台,只好收起了剑,拱手向着这个白衣姑娘说道:
“在下多有唐突,冒犯了姑娘,还请姑娘不要见怪!”那个白衣姑娘听他这么一言。嘴角微微一笑,说道:
“看公子也是正义人士,那我就不计较了。”说罢,这位白衣女子便向着隔壁的临江阁走去,临江阁是天南镇的饭庄。王东林也跟了过去,他觉得这个女子不简单,几句言语便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看来行走江湖,也不是单靠一招半式的武功就可以的。
上了楼阁,王东林见那个白衣女子坐在那里,轻轻的招呼了一下小二,说,那桌饭菜他全包了。然后走了过去,坐在那个白衣女子对面,白衣女子只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在那里倒着酒。
“小弟刚多有冒犯,这里再次给姑娘赔罪。在下初遇姑娘,感觉姑娘之聪慧非属常人,望能认识,敢请姑娘如何称呼。”王东林说着话,一边倒满酒杯拱手敬道。
“我不喜欢朋友。”那个白衣姑娘说道,随即掩面喝下一杯酒。
“那请恕在下有所冒犯,告辞了。”
“公子且慢,菜已上桌,何故要走,吃完再走吧。”
“好吧。”王东林又坐了下来,一同与那白衣女子吃食起来。可是互相之间并无多话,白衣女子悠然自得,又是旁若无人的样子。而王东林则一直观察着她的举手投足,一副捉摸不透的样子。

共 1026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风波,诡秘险恶,充满血腥与杀戮,飞雪山庄少庄主江少陵得到父亲首肯,下山历练,虽然他的父亲——飞雪山庄庄主江流云派了得力的心腹暗中尾随保护他,他还是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一场与百毒教的争斗中,这也是一场正义与邪恶之间的较量。初出茅庐的他不但自己被百毒教所擒,还害得随身保护他的杨兴命丧百毒教之手,不得已之下,江流云亲自出马,来到百毒教总坛内,却发现百毒教教主原来是他以为已经死了的妻子,他也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不知真相的自己的女儿方灵儿刺中要害。百毒教教坛一役,百毒教教众尽绝,武林中人也损伤过半,飞雪庄庄主江流云也命丧黄泉。第二年的冬天,江少陵执掌了飞雪山庄,成为飞雪山庄新任庄主,但江湖风云仍在继续上演,期待他经此磨难,能够担起匡扶武林正义的重担。非常不错的武侠小说,推荐共赏! 【编辑 龙在江湖】【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102412】
1 楼 文友: 2014-10-2 19:22:04 非常精彩的武侠传奇,欣赏学习了。感谢赐稿,问好作者,祝写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0-2 22: 7:56 谢谢编辑。你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4-10-24 20:17: 9 故事太过于简短,并且好多地方情节旋接不是很好,所以,正在已此文为提纲扩充这个故事,想把他改成一篇长篇小说。 你是用真理来鞭策生活,还是把自己的生活过成真理。
 楼 文友: 2014-10-25 00:07:17 其广泛的题材,精悍的内容,短小的篇幅, 形散神聚 的结构,简洁自然、优美生动、活泼清新且极富艺术表现力的语言,足以让读者全方学习写作基本功。
期待更多精彩呈现江山。
江山成立六春秋,文人墨客闲时游;
佳篇吟颂风雅事,观海听涛啜美酒。
4 楼 文友: 2014-12-1 08:48:16 拜访好友,你的传奇小说很棒,学习了!有时间我们多交流!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2-1 10:42:59 恩恩,谢谢你的赞赏,我会继续努力创作的。小孩上火吃什么药
宝宝脾虚吃什么药
孩子晚饭不消化怎么办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