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长顺为逃审查动用手中权力与巡视组斗智斗

2019-06-09 17:44:17 来源: 萍乡信息港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原标题:武长顺的匪气

9月7日,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巡视办、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开播。

7日晚,播出集《利剑高悬》。

“政事儿News”(ID:zsenews)注意到,在本集中,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出镜说法。当时,中央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期间,查处武长顺的大量问题。而武长顺为了逃避审查,与巡视组斗智斗勇,动用手中的权力,可谓匪气十足。

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期间,收到群众来信来电来访1万多件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武长顺在民间被称为武爷,从这个称呼里不难读出人们对他的看法。

武长顺说,“公安局长变成爷了嘛,这个跟人民对立了。名声是不好听的。”

虽然有许多关于武长顺的问题举报,但几乎都是匿名的。由于他公安局长的身份,人们在举报时难免顾虑非常大。据时任中央第五巡视组正局级巡视专员、联络员任爱军介绍,“都是一些匿名的信,哪个教练场是他家亲戚办的,哪个检测场是他家的,哪个信号灯、广告牌也是他家做的。特别是在一些举报里面就说,查不查武长顺就是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反腐败,这也是对你们中央巡视组的一个检验。”

在巡视组接到大量反映武长顺的问题线索同时,武长顺本人居然也来给巡视组反映问题线索。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吕留献说,“武长顺这个人工于心计,他觉得你们巡视组来了,肯定你们要发现问题,肯定要重点查一个人,那他就利用他们公安局经侦总队查一个案子涉及的中管干部线索,他主动找到巡视组,我向你们提供一个情况,他就是希望你把这个注意力集中到这个人身上去,他自己得到解脱了。”

巡视期间,武长顺时刻关注着巡视组,并和亲信们提前统一口径,商量如何应对巡视组。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巡视组在和武长顺接近的人打交道时,并不去直接触碰敏感问题。

和武长顺正面过招时,“原则就是不惊动、可控制。比如说问他,因为省部级领导干部谈话之后都有要问一下,你个人廉洁自律怎么样,他说没有问题的。申报什么的都是如实申报的吗?是如实申报的。他女儿有香港的身份,他就没有申报。有很多的自己的一些想法不愿意说,那不愿意说就不愿意说,你不说,将来会有时间让你说。”任爱军说。

据介绍,武长顺多年来私下经营多家公司,从一开始就精心布局,这些公司无一在他本人或家属名下,全部由朋友、同学、亲信代持。

而武长顺作为公安局长,有着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他多年来不断成立、注销各种公司,频繁变换股权,试图让公司背景变得难以追查。不少代持人甚至对自己名下公司的情况一无所知,能得到武长顺信任帮助他打理的核心团队不到十人,由亲属和亲信组成,每周武长顺会召集他们到家中,听取汇报、做出指示。武长顺还给他们配备了和自己联系的专用,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销毁换号。

“我用的时候我给打出去,打完我就关掉了。一般就是两三个月,两三个月换一轮。”武长顺说。

但武长顺并非在经营上有特殊才能,而是靠权力获得资源。这些公司的重要业务就是承接交管设施项目,这都是武长顺的职权范围。他还授意下属利用公权力为他清除竞争对手,把一些项目交给他控制的公司垄断经营。

武长顺的所作所为,严重损害公众利益。他控制的公司承接公安交管部门项目,价格高于市场价,保障公司获得高收益,实际上是用公共财政给私人企业输血。武长顺占有股份的联华停车场有限公司垄断了停车场经营权,既无人竞争,也无人监督,结果管理随意、层层转包,乱划线、乱收费,引发市民强烈不满。

“政事儿News”(ID:zsenews)注意到,2013年,天津市河北区人大常委李子健,作了快板书《说联华》在上流传,无意中戳到了武长顺的痛处。

武长顺看到后大动肝火,李子健被要求写下道歉信还不算完,还被几次请进公安局接受“批评教育”。

据该片介绍,武长顺不止一次因私利而滥用警权。当自家公司和其它公司起了民事纠纷,武长顺动用边控、技侦、冻结资产、查封账户等刑事案件手段,给对手施加压力。巡视期间,有一名知情人联络巡视组,希望当面反映问题,但是他提出,不敢在天津地界和巡视组见面。

任爱军于是提出,“到中纪委,到我的办公室去。他的戒心、恐惧感是可想而知的。他带着两部当时,全都卸下来,把电池全都抠下来了,我说你什么意思?他说我害怕。我说你怕什么?他说我怕对我下黑手。”

巡视组为了与武长顺暗战,每晚开会总结情况、梳理问题,讨论下一步工作方向,在天津,这一切都在非常态下进行。

“我们格外地小心,尤其是会议室、宿舍,我们专门用仪器设备进行了扫描,看有没有安一些窃听器,开会的时候要把收音机打开,即使你安了窃听器,它会干扰,不让他听清我们在谈论什么东西,我们都不在上说有关工作上的问题,或者发有关工作上的信息的。我们去研究一些工作,去散步,到河边。”任爱军介绍。

2014年6月,巡视组向中央纪委移交武长顺相关线索,并明确建议把他列为重点对象。

2014年7月9日,中央巡视组向中共天津市委反馈巡视意见。坐在台下的武长顺以为这次巡视已经顺利过关。7月19日,武长顺的女婿出境办事,触发边控被拘,他本人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匆忙从饭局赶回家中,召集手下作的挣扎。

在该片中,武长顺谈及自己的挣扎,“报表什么这些材料凡是跟家里面没关系的那些东西,全部给它用粉碎机粉掉了,东西都要拉走。就是拉走一汽车,还没有都拉全。然后呢我又开了一个会,我跟高管讲,中央要查我。这样的话,你们反正也知道,(就说)股权也是你们的。”

但一切为时已晚。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接受组织调查。2017年5月,武长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捐款35300元
水肿怎么办7个居家减肥轻运动快速消除水肿
2016成都建博会今日盛大开幕10余场高峰论坛引爆全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