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之门 卷 幻世长居 第二十七章 九星台

2020-02-15 20:54:29 来源: 萍乡信息港

大逆之门 卷 幻世长居 第二十七章 九星台

安争抱着小七道站在天启武院的门口,看着铁流火将幻世书院围了个水泄不通。安争不知道叶大娘和沐长烟之间有什么故事,但是当叶大娘把小七道塞进安争怀里冲出去的那一刻,他知道这故事应该是世间让人动容的那种,叫做生死相许。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安争有些意外。沐长烟一脸从容的从幻世书院里走出来,叶大娘就跟在在他身边。铁流火为首的将军从战马上跳下来,走到沐长烟身前微微俯身,然后笑了笑:“我以为你还要躲下去,幽燕十六国我找了个遍,谁想到你居然会屈身在这种地方。”

沐长烟道:“自我离开大燕,便与大燕再无瓜葛,你寻我做什么?”

将军道:“你终究是姓沐的,终究是大燕皇族,大燕现在需要你回去。”

沐长烟指了指书院:“我属于这里。”

将军道:“和大燕相比,这里算的了什么?你想办书院,可以在大燕京都办,办十个都行。我临来之前,太后说,若你不回去便是心有不舍。她说,让你的不舍全都没了,你就回来了。你也知道,太后做事,向来很果决。”

沐长烟沉思,然后问:“我若是不走呢?”

将军回答:“此地,寸草不生。”

沐长烟又道:“我与太后向来不合,又不是她所生,寻我回去做什么?”

将军道:“因为你是目前适合的人了。”

沐长烟想了想,然后回答:“那好,我可以回去。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这书院里所有的学生,都要有资格参加四年后大燕的秋成大典。”

将军道:“若你回去,这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沐长烟嗯了一声:“那我回去,对了......”

沐长烟指了指武院这边:“那里有几个孩子,和我书院有个赌约。每隔半年,选择双方的弟子比试,胜者为主,败者为奴。我走之后,这书院不能倒下。做人要有诚信,既然有了这赌约,就不能作废。不管日后谁是这书院的院长,都要遵守约定。”

将军道:“我的副将邱长晨留下,做幻世书院的院长,可好?”

沐长烟点头:“邱长晨性子沉稳,可以留下。”

“那咱们走吧。”

将军指了指铁流会队伍里的一辆战车:“请公子归国。”

沐长烟拉着叶大娘,一起上了战车。

武院里,小七道眼睛红红的问:“安争哥哥,娘亲是不要我了吗?”

安争摇头:“七道,你要相信一件事,永远不要怀疑......你娘是爱你的,她现在的选择,看起来对你很残忍,但一定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她不带你走,肯定有不带你走的道理。而且你也听到了,四年之后,你只要咱们赢了书院里的弟子,就能去大燕京都,那个时候就能见到你娘亲了。”

小七道使劲儿点头:“我一定能!”

铁流火护着战车离去,一个身穿铁甲的副将带着三十个铁流火骑兵留了下来。那叫做邱长晨的副将先是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幻世书院,然后又转身看了看武院这边。当看到武院的残破和安争他们孤零零的几个孩子,忍不住笑了笑。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被人称为大燕狂徒的沐长烟,居然和几个小孩子置气......有点意思。”

行进的队伍之中,战车之内。沐长烟握紧了叶大娘的手,然后传音入耳:“我知道你很难过,但你的选择是正确的。一旦让大燕的人知道小七道是他的骨血,那么小七道就危险了。现在你跟我回去,有我护着你,他们不能伤你。而他们不知道小七道的存在,对小七道来说是安全的。相信我,四年之后,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小七道去京都。”

叶大娘也握紧了沐长烟的手,眼神凄婉:“你和他,终究都脱离不了这种宿命。”

天启武院里,安争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挥手:“先把咱家院子收拾出来,只有半年的时间就要和书院那帮已经修行了很长时间的人比试了,咱们的时间有限。什么都可以丢,不能丢人。不但要赢,还要一直赢。”

“干活儿咯!”

几个人忙活起来,很快就干的热火朝天。过了一会儿之后,曲疯子赶着一辆马车来了,带着南山街医馆的所有家当全都搬了过来。故意冷着脸不理曲流儿,但是大家都知道,曲疯子到底还是割舍不下。

曲流儿虽然怯生生的,但看得出来很高兴。她和曲疯子相依为命,曲疯子如今搬过来,她怎么可能会不高兴。

看门老霍回来的时候带着不少雇佣来的工匠,也加入了修缮天启武院的行列。老霍看着那些孩子那些工匠,忍不住回头抹了抹眼角:“已经好久,这武院里不曾这么热闹了。”

第二天一早,安争从武院里寻了些修行的入门功法,这些东西并不珍贵,所以在武院的藏书楼里还能找到。藏书楼里大部分的书籍都已经搬到对面幻世书院里,偌大一个四层书楼,连一百本书都找不出来。不过对于杜瘦瘦小七道和曲流儿他们才准备修行的人,也用不到什么太复杂难懂的书。

在藏书楼门外,安争看到了一块漆黑无墨的大石头,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砚台。中间部分是凹进去的,一个小池子一样。在凹进去的一侧有一个二十厘米直径左右的圆,鲜红鲜红的,和墨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想不到这武院里,居然有九星台。”

他自言自语的一句,一回头却发现看门老霍佝偻着身子站在那看着他。

“你居然认得九星台。”

老霍有些意外:“上一任城主是个武夫,所以建造了一个武院。这一任城主是个书生,所以在对面造了一个书院。这些个流亡的人啊,都有一颗做院长大人的心。你说,是不是因为造个武院或者书院,收一批孩子,就能满足什么虚荣心?不过这九星台搬来的时候破损了,那武夫粗莽,哪里懂得什么叫轻拿轻放,随便往这院子里一丢,摔裂了一个口子,不能用了。后来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抢了一个来,这个就废弃于此。所以对面书院建起来之后,那个好的九星台被搬走了,这个也没人理会。”

安争眯着眼睛看了看老霍:“前辈,想必你也不是普通人。”

老霍笑了笑:“算你有眼力,还真看错了......我就是个普通人,只不过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你们修行者的事。当初那武夫喝酒,偏偏只有我一个与他酒量相当,他喝大了总爱胡言乱语。他说这世上公平的地方就在于,人看起来都是一样的。若不动手,谁也不知道谁几斤几两。所以武院招收弟子,就离不开这九星台。”

老霍道:“武夫说,这九星台能测人潜质。只要把手放在那红圆上,能修行的人就会点亮六芒星。潜质越好,点亮的星就越多。不过世间之人,从无一人能点亮九星,到八星就是旷世天才。武院十年,的一个弟子,点亮了三颗星。”

安争点了点头:“这倒是没有说错,确实极少有人能点亮九星。”

他回头看了看,朝着杜瘦瘦他们招手:“过来试试。”

杜瘦瘦他们听安争将九星台解释一遍,然后问:“坏了怎么试?”

安争道:“哪里是坏了,九星台是陨铁所造,要是那么容易坏也就不金贵了。九星台虽然裂开,但星核尚在。武夫只知道九星台的用处,却不知道九星台的用法.....

.胖子,取一块下品灵石放在裂口处。”

杜瘦瘦嗯了一声,取了一块下品灵石放在九星台的裂口处。才把下品灵石放上去,九星台上就亮起一阵乌光,然后片刻之间,那下品灵石蕴含的灵力就被吸了个干净。然后九星台上的裂缝,居然缓缓合拢,消失不见。

杜瘦瘦一脸心疼:“好几万两银子,就这么没了。”

安争笑道:“小气,以后我赔给你就是了。”

杜瘦瘦一边走一边嘟嘟囔囔:“几万两银子修好了你,你可不许耍赖啊。不对不对,银子算是我损失的,你给我弄个九星出来才行。”

然后他把手掌放在九星台那个红色的圆心上,当他手掌放在那的瞬间,一股力量从九星台里释放出来。九星台上的尘土,一瞬间就被激荡的干干净净。有九颗六芒星出现在九星台上,呈一条直线排列。胖子的手放在圆心上,然后一点红色光芒向上移动,片刻之后点亮了一颗星。然后那红光停顿了一会儿,继续向上,将第二颗星点亮了一半,再也没有力量向上了。

“一星半。”

杜瘦瘦有些遗憾:“看来我确实不适合修行,这算是差的体质了吧。”

老霍在旁边笑:“不算不算,差的是半星。”

“我试试。”

曲流儿上前,此时的她还是穿着男孩子的衣服,但在安争他们面前已经自然许多了。其实女孩子一过十岁,想要藏也藏不好。那些传闻之中女扮男装走遍大江南北的女侠,仔细去想想她们为什么成功吧。答案或是只有两种,一种胸不平何以平天下。一种是别人都在装瞎。

曲流儿其实不是她的本名,她跟曲疯子姓,曲疯子说她的本名叫流兮。

曲流儿的手很好看,白净,纤细,修长。她把手放在圆心上,红光比杜瘦瘦要强烈的多。不过片刻,红光便冲开了三颗星,然后速度开始慢下来。缓缓的点亮了第四颗六芒星之后,就上上下下的移动着。曲流儿似乎很满意,脸都有些娇艳的红。毕竟老霍说过,武院里曾经出彩的弟子,也不过三颗星而已。

轮到小七道的时候,安争都有些紧张。小七道倒是很自然,自己扭着小屁股走过去,然后张开手臂让杜瘦瘦抱着把手放在圆心上。然后就是一阵耀眼的红光出现,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五颗,六颗,七颗......

“真是旷世奇才啊。”

安争突然走过去,一把将小七道抱起来:“七颗星,了不起。”

因为只有杜瘦瘦和安争在跟前,所以其他人并没有看到,那红光其实还没有停下来。杜瘦瘦愣了一下,不知道安争为什么阻止小七道,但他知道安争肯定有这么做的道理,所以也没有声张。

“安争,你为什么不试试?”

曲流儿看着安争问,眼神里都是期待。

“我?”

安争笑了笑:“我就算了吧,我当然是个天才啊,起码比小七道不差。”

他说完就抱着小七道走了,头也不回。

当天夜里,大家都睡了,安争一个人来到九星台旁边,终还是没忍住试了试......半颗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