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泪

2019-09-14 07:51:40 来源: 萍乡信息港

1
今晚的月亮好圆,淡淡银辉轻盈地洒在我的手上,将白玉笛映得晶莹剔透,光华流转。我倚着窗儿,朱唇微启,素手轻拂,幽怨缠绵的音符便源源不绝地从笛管流出……
音由心生,曲随人意,似我这般不快乐的人又怎能吹出那欢快的曲儿?或许,只有这月里的嫦娥方能知我解我吧?
“娘娘,高公公来了!”嫣红的声音自前厅响起,兴奋中竟有微微的颤栗。
高力士是什么人啊,整天鞍前马后地服侍皇上和那狐媚子尚嫌时间不够,又怎会有空上我这门可罗雀的冷宫来?嫣红这死丫头,真是让我给宠坏了,素日里怜她小小年纪便要在这冷宫里陪我受苦,也没拿她当丫鬟看,倒惯得她越发的没有规矩了,连主子也敢戏弄起来。我皱了皱眉,横她一眼,继续吹笛。
“圣旨到!梅妃接旨!”一个略带沙哑又不失尖细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我整个人顿时僵住,手中的白玉笛险些滑落在地。嫣红没有骗我,果真是他,高公公。虽然时隔多年,我仍然记得他的声音,因为在这偌大的皇宫里,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就是皇上的代言人,见到他,等同于见到了希望的曙光。
“娘娘,快领旨呀。”嫣红在一旁着急地提醒。
我如梦初醒般盈盈跪倒。这么些年,我早已淡忘了宫里各种繁文缛节,何况我这无人问津的冷宫里也根本没有机会用上这些。
“传皇上口谕,宣上阳宫梅妃速至翠华西阁。钦此。”
“臣妾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似虚脱般伏地不起,泪若断了线的珠子般簌簌直落。他,终于想起我了。多么漫长的日子啊,我一直盼一直盼,心却一直灰一直灰,此刻,终于盼到了他的眷顾,怎不叫我悲喜难禁?
2
近了,更近了,我依稀看见翠华西阁那阑珊的灯火,不知等我的人儿是否亦心急如我?
我站在门外,心如鹿撞。整整衣裙,理理发髻,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我美吗?在他眼里是否还是从前的那个梅精?
正当我惴惴不安时,门里突然伸出一只手猛地将我一拉,我立刻迷失在一片温暖柔和的明黄里。多么熟悉的味道啊!纵然是在多年后的今天,依然能够让我沉醉其中不愿醒来。我闭着眼,贪婪地,尽情地呼吸着这久违的味道,久久不愿睁开。
“皇上,真的是你吗?臣妾不是在做梦吧?”
“梅精,你睁开眼睛看看,朕就在你的身边。”因我酷爱梅花,他便叫我梅精,这个名字是他的专利,也是我们曾经相爱的见证。
“不,臣妾不敢睁开眼睛,如果是梦,就让它做久一点,永远都不要醒来。”两行清泪从我眼角徐徐滑落。
“梅精,朕知道你在怨朕,这些年来朕委实是冷落了你,可朕也是情非得以啊,内忧外患,政务繁忙,望你念在往日的情分上,原谅朕,好吗?”他的唇霸道地碾压下来,席卷我的舌……
政务繁忙?哈,多么拙劣的借口。这皇宫内外谁人不知,“侍儿扶起娇无力,君王从此不早朝”?杨玉环那狐媚子跟快膏药似的时刻黏着皇上,他哪里还有心思处理政务?浓浓的醋意让我心里无比酸楚,我想推开他,却又不愿错过眼前这难得的温柔。
“梅精,你瘦了。”
“臣妾日夜思念皇上,相思成疾,焉能不瘦?”
“朕也想你啊,所以才叫力士把你接来这里一叙旧情。爱妃虽比往日更加清瘦,却越发显得冰肌玉骨,飘然出尘啊。”
“皇上又拿臣妾说笑,清瘦怎及丰腴好呢?”
他显然知道我是在讥诮杨妃,也不点破,只道:“都好,都好。”
唉,他终是向着她的,即便是背着她,也不忍心损毁她半句,哪怕是说句‘瘦比肥好”之类的话哄哄我也不愿意。他竟如此深爱她,维护她,我的心象利刃划过,泪又爬满一脸。
“爱妃还是这么爱哭,记得初见你时,你也是这般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噢?皇上还记得那些前尘旧事?”我泪眼朦胧地望着他,期望他能带给我些许惊喜。
“记得,朕当然记得。初见爱妃时,爱妃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静默地凝视着朕,朕当时就纳闷了,这分明是画里的人儿呀,怎么竟跑到朕的后宫里来了?”
“皇上……”酸楚的心里终于注入了一道甘泉,后宫佳丽三千,他竟记得我初入宫时的装束,这就够了,我知足了。
“梅精……”他的眼里有火花闪耀,猛地拦腰将我抱起,一股热浪迅速在我全身游走,我用目光痴痴地缠绕着他的,万语千言都融化在这深情的对凝望中……

他睡得好沉,意气风发的脸已不复当年,纵是九五亦逃不过岁月之轮无情的碾压,然,我对他的痴心却一如既往。此刻,在我眼里,他不是什么大唐天子,而是我心系一生的男人。
月渐西沉,我心凄楚。善解人意的月儿啊,卿若见怜,可否为我多作停留?我想再多看他几眼,一别恐又经年,相逢知是何期?我想记住他今日的模样,芬芳我日后的寂寥。
曙光终是不肯帮我,一丝一丝侵入锦帐,天,亮了。我躲进他的臂弯,好想时间就此定格,和他长相厮守,永不分开。
“禀皇上,贵妃娘娘驾到!”常侍慌慌张张跪于帐外。
“怎不早些禀告,真是一群废物。”枕边人一跃而起,迅速抱我藏于夹幕。
只闻一阵娇嗔响起:“天色早明,为何皇上仍酣睡不起啊?满朝文武,待朝已久,未见皇上视朝,只恐又要将那狐媚祸主的罪名扣在臣妾头上了。臣妾可不愿做别人的替罪羊,昨夜究竟是何人伺寝啊?”
皇上支吾道:“爱妃休要多疑,昨夜无人侍寝,朕龙体不适,独自在此静养罢了。”
杨妃冷哼一声,醋气熏天地说:“无人伺寝?那御榻之下怎会有凤鞋一双,枕边又怎会有金钗翠钿?这些可都是女人用的东西,皇上还想抵赖不成?能让皇上此般维护,看来那梅精果真是个精啊。”
皇上从未被人如此质问过,有些恼羞成怒了,道:“梅精在上阳宫里住着,怎么会到这里来?朕说无人就是无人,爱妃休要再无理取闹。朕累了,爱妃若无他事,便退下吧。”
杨妃素来恃宠生娇,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哭哭啼啼道:“好,臣妾立刻就走,不在这碍事,从此皇上只当臣妾死了,再也不要相寻!”
我在幕后想象着杨妃气急败坏的样子,堵在胸口数年的那口恶气终于顺了,顿觉神清气爽。“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杨妃啊杨妃,想不到你也有今天!我似乎预见了她的结局,她会是上阳冷宫的新主人吧?而我,可以重回梅亭了吗?
“玉环……”那一声痛彻心扉的嘶喊,将我的美梦彻底击碎,他踉跄而去的背影,似刀剑,戳中了我的要害。他终是选择了她。“既生瑜,何生亮?”泪,无声滑落。伤心,失落,无奈如滔滔洪水般向我涌来……
4
冬又来了,漫天雪舞。寒风呼啸而过,我却丝毫不觉得冷,还有什么会比我的心更冷?
一枚粉色花瓣被风吹送至我脚边,俯首握于掌心,竟是梅花!这小小的花瓣带给我无限惊喜,这应是从梅亭那边飘过来的吧?此时的梅亭一定美极了,红梅、白梅、粉梅各自俏立寒枝,争奇斗艳,该是怎样的繁华旖旎?可惜我终日困在这上阳宫内,无缘再去梅亭,踏雪寻梅已是前尘旧事,昔日的美好只能在回忆里馥郁了。
初进宫时,皇上见我爱梅,将我居处遍植梅树,赐名曰“梅亭”。闲时,皇上会邀诸王至梅亭宴会,听梨园子弟丝竹管弦,兴致高时,他吹奏白玉笛,而我则以惊鸿舞助兴,觥筹交错,歌舞升平,好不热闹。待到梅花盛开,皇上便携我共赴梅林赏梅,或嬉戏林间,或吟诗作对。
仍记得那日,他折得一朵红梅,斜插在我鬓边,含情脉脉地说:“朕日为朝政所困,今见梅花盛开,清芬拂面,玉宇生凉,襟期顿觉开爽,嫔色花容,令人顾恋,纵世外佳人,怎如你淡妆飞燕?”
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这是心灵的窗,不会说谎。他的眼睛里满是欣赏和爱怜,我相信,此刻,他是爱我的。然,红颜易老,老而色衰,色衰则爱弛,何况后宫佳丽三千,谁又能保证日后他不会变心?
我突然伤感起来,幽幽叹道:“只恐落梅残月,他时冷落凄其。”
他轻轻拥我入怀,道:“朕有此心,花神鉴之。”
他的表情好认真,感动了我,得天子如此深情眷顾,此生何憾?我觉得自己是天下幸福的女人。
然,好景不长,我的幸福不久便被那一身狐媚之气的胖女人横刀夺去,只能梦里相寻了。从此,他不再记得梅亭,不再记得梅亭里那个雅洁若梅的女子,不再记得那日在梅林里对那女子说过的话……
他的种种不记得却如同一枚枚烙印深深地烙在我心上,我日思,夜想,风来,疑是他,影动,疑是他,盼着他有朝一日能记起往日的恩爱种种,不料却盼来一份绝情的圣旨,命我移居上阳冷宫。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是那茕然孓立的梅,被永远地遗忘在冬天。寒意,侵肌蚀骨。
“娘娘,外边风大,回宫去吧?”嫣红替我披上轻裘,回忆的潮渐渐退了,但余惆怅无限。
“嫣红,替我研墨。”
“娘娘又要作诗吗?”
“作赋,汉时陈皇后因妒失宠,幽居长门,不惜出千金请司马相如作《长门赋》,今日我便学她,亲作《楼东赋》赠与皇上。”
“好啊,好啊,娘娘才情不凡,早该作赋给皇上了,皇上看后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5
“嫣红,你听,门外有动静,快去看看,是不是高公公来了?”
“娘娘,那是风声,夜已深了,高公公今日不会来了,您还是早点安歇了吧。”
“嫣红,你说皇上究竟看到《楼东赋》了吗?为何不见任何回应啊?”
“娘娘别急,您写的赋情真意切,一定能感动皇上,兴许皇上明天就会差人接娘娘回去了。”
但愿一切真如嫣红所说,可我还是惴惴不安,何曾想过我的命运居然要靠一篇赋来定度?天,你快些亮吧,快些把答案揭晓,等待的日子太难熬了,度日如年啊。
东方刚白,我便端坐于菱花镜前,叫嫣红为我梳妆打扮。
云鬓高挽,翠钿横斜,柳眉如黛,媚眼如丝,这样一个我,能否黏住他的眼神,勾留他的心?
“圣旨到!梅妃接旨!”高公公的声音此刻有如天籁,令我精神振奋。
低头,心乱如麻。既期待,又害怕,不知道圣旨的内容是什么,隐约觉得它将是我改变目前悲惨境遇的一次机会。
“传皇上口谕,赐梅妃珍珠一斛。钦此。”
又是皇上口谕?除了赠送珍珠就别无他意了吗?我难以置信地望着高公公,他也正在看我,眼里有深深的怜悯。
哈哈,我绵绵的思念,苦苦的等待,用心血凝集而成的深情之赋,就仅换来这一斛珍珠?心,瞬间四分五裂,只觉一股腥甜涌上喉头,鲜血喷口而出,洒在我素白的裙裾上,象极了当日他别在我鬓边的那朵红梅。
“娘娘!”嫣红赶紧扶住我,拿锦帕给我擦拭。
“女为悦己者容。”既无悦己者,容还有何意义?我将金钗翠钿一一摘下,又用锦帕将脸上的胭脂水粉抹尽,对嫣红凄然一笑,道:“拿笔墨来。”
我低头沉吟片刻,颤巍巍地写下:“谢一斛珠--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高公公,劳烦你替我把这斛珍珠和这首诗一并呈给皇上,就说臣妾已知皇上心意,以后再也不会作任何诗赋烦扰皇上。”我努力微笑着,尽管心在流血。
高公公的背影终于不见,我的泪再也控制不住,狂奔而出,似要流尽这些年来所受的苦闷和委屈。

6
浑浑噩噩又是几番春秋,心,因为想通了一些事,也就不再觉得那么痛,只是偶尔在午夜梦回,叹几声无奈,湿一枕凄凉。
一日,我正倚窗吹笛,只见嫣红惊慌失措地跑进来,嚷道:“娘娘,大事不好了,安禄山率乱军攻进长安了。”
我继续吹笛,该来的始终要来,何必大惊小怪?
“娘娘,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思吹笛?其他宫里的娘娘都陆续出宫了,您也赶紧收拾东西走吧?”
“不,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等皇上。”
“娘娘,您这又是何苦呢?皇上早已带着杨妃出宫避难去了。”
“哐啷”一声,白玉笛自手中滑落,晶莹的玉屑碎了一地。原来,他爱的一直都是她,大难来时个想要保护的人也是她,那我算什么?遗忘在风里的那瓣梅花吗?指尖突觉钻心的疼,鲜血染红了手中的玉屑,若梅点点。玉笛碎了,碎了的又何止这一支玉笛?
我将皇上昔日所赠的金银珠宝悉数交给嫣红,主仆一场,这也算是报答她多年来侍侯我的情分。嫣红在我再三的命令和催促下终于含泪离开了。从此,上阳宫里就只有影子陪我。
黄昏,残阳如血,映照在年久失修的宫墙上,有一种悲壮的美。晚风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越来越近的厮杀声不断地冲击着我的鼓膜。
我不卑不亢地站在阶前,静如止水地看着面前手执兵刃的乱军。
一个虬髯汉子走到我跟前,挑起我的下巴,色迷迷地道:“想必你就是那才貌双绝的梅妃吧?素闻梅妃飘逸出尘,今日一见果然是超凡脱俗,玄宗那昏君竟然舍得把你这样的尤物打入冷宫,简直是有眼无珠,暴殓天珍。孤王素来怜香惜玉,登基后一定封你做贵妃。”
“呸”,我啐了他一口,愤然道:“安贼,你休要胡言乱语,平日里皇上待你不薄,认你做义子,给你封侯进爵,你不知感恩,反倒恩将仇报,犯上作乱,象你这等不忠不义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可惜我一介女流,手无缚鸡之力,若是须眉,不惜血溅五步也要和你同归于尽!”说罢,速将藏于袖中的半截白玉笛刺向他的胸膛。
他闪身避过,紧紧攫住我的手臂,不恼反笑道:“好个贞洁烈女,正合孤王心意,你这个贵妃孤王是要定了。”
我朝着梅亭的方向深深望去,别了,梅亭!别了,皇上!若有来生,祈求上天不要让我再遇见你,我宁做墙角的一枝孤梅,也绝不再做深宫里的女人!
我狠狠朝安贼的手臂咬去,他猝不及防的松手,我猛的将那半截玉笛扎向自己的心窝……
朦胧间,我又看见那千树万树的梅花开了,花下,女子幽幽叹道:“只恐落梅残月,他时冷落凄其”。男子深情说道:“朕有此心,花神鉴之”……

共 5 0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痴情女子负心汉,更何况是后宫佳丽集一身的皇帝呢。梅妃后来有所感悟,如果有来生,她宁愿做墙角的一枝孤梅,也绝不再做深宫里的女人!虽然她只是一介女子,可是她临危不惧,面对叛军她想到的还是维护皇上的尊严,出口训斥叛军,……小说的结尾才是这个故事一个亮点,也突出了梅妃这个人物的个性,和出逃的皇帝他们相比,这才是她的可贵之处。文笔流畅,布局合理,故事能够做到起伏跌宕。不失一篇好文。【编辑:红荆】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1114 6】
1 楼 文友: 2009-11-14 06:20:52 如果有来生,她宁愿做墙角的一枝孤梅,也绝不再做深宫里的女人!我想只有经历过了才能懂得,皇宫里的女人表面上风光,内心里确是孤独的,而梅妃宁为玉碎的这种精神却是让人敬佩,也让她这个人物更加的丰满。
2 楼 文友: 2009-11-25 15:48:50 来给燕儿鼓掌,品读你别致的小说。问好中 人生如梦,执笔如戈,流淌在指尖的,是我如流星一样的......年轻人脑供血不足怎样调理
请问小便发黄怎么办
小孩脾胃虚弱用药
远大医药立可安功效与作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