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周迅我一直在边缘人生不过蜕蜕皮画画皮

2018-11-06 10:04:32

周迅:我一直在边缘 人生不过蜕蜕皮画画皮

周迅  晨报 彭骥

2009年、2010年,周迅作品寥寥,2011年裹挟《龙门飞甲》、《大魔术师(微博)》、《画皮II》、《听风者》强势回归,继去年葛优“贺岁帝”之后,赢“贺岁女王”之名,沉寂的两年,有太多故事让人好奇。

侠女只盼能不死

与周迅约专访时间,她身边人说,周迅不希望太疲累时聊,想有个更好的状态。几经变更后,专访地点从上海换到北京,周迅终于坐到面前。

黑纱露肩,妆容精致,分明女儿态,只是,对答爽快时又是天生一个“周公子”。周迅入行来获赠外号无数,包括迅哥、老周等,的还是“周公子”,“应该是在两年前,拍完《画皮》后,我一个拍广告的朋友突然有一天叫我‘公子’,我一听,还挺像嘛。其实我性格是比较偏男性的,后来就叫开了,再后来就把‘凌雁秋’给叫过来了”。

当时,晨报已提前看过《龙门飞甲》,脑海中尚未脱开那个一袭白衫、横笛长剑的“凌雁秋”,恍惚觉得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片中那句极为干脆又余味无穷的台词“就这样”收尾。

周迅对“凌雁秋”也深有认同,称这种行走江湖的角色是次演,结果被带着长大了,“她女扮男装、行侠仗义、行事干脆,没有女生那种拖泥带水,但又不失温柔。我从她身上学到不少,因为我以前挺拖泥带水的。我很喜欢她的一句台词,不管发生什么,她会说‘就这样’,非常干脆,乐观而又洒脱”。

她感谢“老爷”(徐克)看到了她的帅气,感谢他不让她哭,“这次演得很爽,之前演的都是那种受气的、很女性化的角色。以前大家都觉得我是个演悲剧的,其实可能只是我年轻时喜欢演悲剧吧。这次,老爷说不让我哭,而我的要求是:‘你能不让我死吗?’因为我拍十个戏有八个都死了”。

贺岁后难言拒绝

难以回避“葛优‘贺岁帝’,周迅‘贺岁女王’”这一话题,原以为周迅会客套地谦虚,没想到她突然伸直了腰身,双手高举喊了声“耶”!这一出人意料的举动,倒让人愣住了,周迅满目神采地说:“很好啊。贺岁不就应该是开心的嘛!如果大家看到我的电影开心了,我就开心了。”

聊起今年工作量陡增,她一脸无辜,说是因为很多东西无法拒绝,“《龙门飞甲》,老爷的3D武侠片啊,那么好的电影怎么拒绝呢?《大魔术师》,梁朝伟、刘青云、尔冬升,哇,我怎么拒绝?然后《画皮II》,赵薇(微博)、陈坤(微博),还是演狐狸精呢,我怎么拒绝?《听风者》,卖座的呢,我怎么拒绝?接下来还有《云图》,我没想到‘进军好莱坞’这么复杂,只是因为这也是一个不容拒绝的东西”。

然而,周迅也表示,保持演员的生命力,休息很重要,远离这个圈子,去感受别的东西,相当于“深吸一口气”,这才有了那两年沉寂期,“累了,年纪大了吧,反正是新陈代谢慢了,内分泌应该要调理调理”。休息的时候,她忙着睡觉,忙着看电影。似乎见话题略显沉重,周迅在脸上比划出描画的动作,用幽默化解,“我不觉得那两年是一种低潮,现在也不觉得会是高潮,对我来讲,这是一个比较适合的节奏,就是蜕蜕皮啊,画画皮啊!”

边缘人讨要尊重

对于纷扰的娱乐圈、忙碌的生活,她也有思考和追问。

拍《龙门飞甲》时节奏非常紧张,很少有聊天的时机,一起对戏的时候,周迅会看李连杰(微博)怎么做,“我记得有一次我拍连续打斗的动作,拍了40多条,对我来讲是从来没有过的,我就有点颓废,没自信了,自问出什么问题了?完蛋了,我不会演了吗?我就去问杰哥,因为他经验多,‘杰哥,我拍40多条正常吗?’他说‘才40多条’?后来我才知道原来40多条是极限,因为我已经没有体力再往后拍了”。她还很看重李连杰的修为,“到底我们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回事?正好有老师可以请教”。

周迅说,她从不希望威胁到别人,而自己就算被威胁到也不会知道,“我一直处在这个圈子的边缘,不太了解这个圈子的生态。比如,我也能理解很多需要、过程,但是我就不懂:有些时候为什么一些媒体把中国演员弄得很像傻子?就是互相又吵架啦,又争什么啦。我能理解,娱乐圈嘛,有点像杂技团!但是杂技团训练的人也很辛苦的,她能钻那个桶不是一天半天的,应该互相尊重”。

太极定痛丹
翻转式振荡器
电缆桥架成型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