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辅助装置 第149章 对局(三)

2019-12-05 05:50:56 来源: 萍乡信息港

正牌辅助装置 第149章 对局(三)

夏尔罗特真的感到非常意外,没想到竟然会有人主动从营地里面走出来,还专门走到了这里来阻止自己。尽管眼前两个女生好像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可骑士大人表示有奥克塔薇尔的例子在那里,他不会通过外表来判断女孩子——当然,该萌一脸血的时候还是会被萌上一脸血的。

咳咳那句不算,夏尔罗特放弃了袭击南宫荣的打算转过身紧盯着黑色长发的少女十分严肃地问道:“让我联络一下前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给我解释清楚!”

“没必要解释,你联络后自然会知道。”

这种回答自然无法让人感到满意,而且即便夏尔罗特有心实践他也没带无线电装备,除非他从城卫队那儿找来通讯兵。但如今树林里的城卫队不用说肯定已经彻底溃逃,又怎么会有人来负责传话?女孩所说的短时间内根本没可能实现,如果不是头顶上还有两个规格外正在激烈地撕逼,夏尔罗特甚至都怀疑眼前的女生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了。

“好吧,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你们到这里来是想要做什么?此处太危险了,很容易被误伤的!”夏尔罗特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战斗担忧地说道,“这样下去长公主殿下根本无法接近敌人,只能白白挨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长发少女并没有理会骑士大人,转头看向了附近的双呆毛小女孩问道:“梦云,你确定丝蒂芬妮的投影马上就要不行了吗?依我看来她明明在场面上占据着的优势啊。”

双呆毛一边好奇地摸着抱头蹲防中的纳基里斯的翅膀一边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道:“当然确定了,以前曾经和她同样的投影打过一架,发现了少许比较重要的事情,向老哥的正宫汇报时白莲你刚好去开演唱会了所以不知道。实际上投影和丝蒂芬妮本人之间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后者不会向前者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投影自身又无法恢复补充能量,因此那玩意就相当于某种一次性的电池。平时日常生活还好,激烈战斗的情况下很快便会消耗殆尽。”

两只耳朵竖得和兔子有一拼的夏尔罗特听到此处终于是忍不住了:“桥豆麻袋,你是说和殿下对战中的某位强者的投影仅仅只是一次性的消耗品?既然如此那么她又为何上来就卯足了力气战斗,难道不应该注意节约能量才对吗?”

名为梦云的小丫头此刻已经眼看着快要把脸埋进满头黑线欲哭无泪的纳基里斯的翅膀里面了,眯着眼睛露出无比幸福的表情回答道:“哎呀呀,慢慢跟你们耗着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多晚点消失罢了;还不如使出全力争取换掉一个对手,如此才更加划算吧,那边躺着的伤员就是的证明。”

整个人都囧囧有神的白莲总算是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将小丫头直接拽了回来:“你够了,口水都把人家翅膀上的羽毛给弄湿了知不知道?另外投影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她毕竟要负责深渊在拉兹菲尔德位面里的所有事务,如今攻侵才刚刚开始她就因为耗尽能量而消失了,不会对接下来的行动造成影响?”

“啊咧,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正在不断挣扎的梦云闻言不禁皱着眉头沉吟了起来,“不应该啊,藏身于暗处指挥调度设下各种陷阱把敌人玩死才是王道做法,自己上前线直接参加战斗根本有百害而无一利。除非,有什么人从投影那里接手了这个位面的指挥。卧槽,难不成是罗格吗,他已经抵达了!?”

“情报有误,罗格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一路上游山玩水的去沿途几个位面里看新鲜,而是直接前往了拉兹菲尔德位面。”白莲这会儿明显也十分紧张的模样,强作镇定地说道,“对方多半已经做好了攻侵这个世界的准备,而我们才刚刚抵达没多久,还是想办法通知艾蜜琳娜他们不要随便和对方战斗比较好。本来还想出手帮点忙的,现在看来已经不能这么做了啊。”

出手帮忙是什么意思,她们不是才说那个投影快要不行了吗,周围的受感染魔兽也被南宫荣的傀儡所压制,有什么好担心的?夏尔罗特不禁对此感到什么疑惑,正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天空中互相追逐的两人却忽然停了下来,丝蒂芬妮似乎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只见黑发少女优雅地抬手冲奥克塔薇尔轻轻摆动了两下,撇着嘴角略带不满地说道:“玩耍就到此为止,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让一切都结束吧。本想着把你们一起干掉的,却没料到双方竟然会选择联手,人类这种生物的思考方式还真是复杂呢。不过这些都没所谓了,统统化为灰烬吧!”

因为是投影而非正常生物,眼前的女孩能够轻易地做到一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说自爆——是的,这丫头将自己剩余不多的能量给引爆了,却并非用来杀伤对手,而是有着别的用途。

天空中陡然出现了某种足球场大小的水状波纹,随后在波纹中出现了某种荒野模样的虚影,在荒野中整齐地停放着大量南宫荣和林薇音都比较熟悉的黑色深渊系机械兵器。

“传送门!?”梦云当场就抱着脑袋满脸不可置信地尖叫了起来,“这怎么可能,世界上哪里会有如此启动传送门的方法的啊?”

“可能开启传送门的不是这边,而是对面,投影引爆自身只是在提供空间坐标罢了。”白莲说到这里也是抬手指着天空示意道,“快看,对面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几个大火球鱼贯着从波纹虚影中钻了出来,有的砸在地面上掀起了漫天尘土有的砸在湖里面溅起了高耸的水柱,接着还不等这些动静平复下去它们便纷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幻起了自身的形状,成为了有头有脚的几米高巨人模样,正如南宫荣曾经在贝尔当城内所见之物那样。

“冥火焚烧者!”双呆毛的小女孩看上去就差整个人躺在地上满地打滚了,“我抗议,这是作弊,这是赤果果的作弊!”

抗议无效,火焰怪物相比魔兽和傀儡尽管体型有些小但危险程度却远超二者,降落在双方狗斗现场之中的一个冥火焚烧者才凝聚成人形便遭到了南宫荣的傀儡一连串的攻击,甚至还有个石头人选择用拳头狠狠砸脸——它的下场不用说也知道,立即剧烈地燃烧了起来,cos地狱火都用不着上的。

傀儡的损失也让专心给林薇音治疗中的南宫荣迅速地回过了神,连忙抬头将和变异魔兽狗斗中的傀儡招了回来。虽然傀儡都是用随处可见的泥土石头打造而成的,让它们动起来的精神力也不是出自少年本身,可这些精神力均来自于原本沉眠在湖底的亡灵,对南宫荣而言乃是先祖英烈的灵魂,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被火焰怪物烧得连渣都不剩?

天空中的虚影渐渐消失了,看样子这种传送门只能持续十多秒左右的时间,又或者敌人是在节省能量没有全功率运转吧。总之这次出现的增援就只有这么多,除了捣鼓出来的动静比较吸引眼球外好像也没啥可担心的,至少在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来事情似乎是这样。

不过很清楚火焰怪物意味着什么的人便没那么乐观了,尤其是某只满头黑线泪流满面的双呆毛:“讲道理,一个冥火焚烧者就已经非常克制我了,特喵的一口气来了好几个还让不让人有活路啦!?说好的少年既抵挡不住敌人的猛攻又没有能力救下自己的小伙伴正在无比绝望之际本小姐闪亮登场华丽丽地召唤出无边无际的亡灵大军瞬间碾压深渊同时再拿出只要还没死就能把人救活的超级治疗药水冒充神医继而高调装逼对众人宣称本小姐是集狠戾无情和可爱善良于一体的掌管着死亡和疗伤两大技能的超级马猴烧酒并因此受到了少年和其他人顶礼膜拜的王道剧情呢!?”

“……先不说你是天生就有着和王道剧情向来无缘这种特殊体质的周翼具有血缘关系的亲妹妹,单单是刚才那段槽点满满的台词就足以让原本已经到手的王道剧情彻底飞走了。”

“白莲,你若是不提我那个明明身边围了一圈妹子到现在却连肉都没吃上一口的窝囊老哥咱们还能继续做朋友。”

美丽的长发少女囧着脸没有回话,而是转头看向了不远处望着冥火焚烧者露出了紧张神情的南宫荣:“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啦。现在还是先召唤出大量的低阶亡灵拦住敌人,然后再利用这段时间离开此地的好。相信艾蜜琳娜他们应该就在附近,跟他们会合后将冥火焚烧者交给对方来收拾就行。喂,少年,那个小丫头的情况稳定下来了没有?”

南宫荣虽然将心思放在了林薇音的身上不过后面几个人的对话还是有听得清清楚楚,抬手将便宜妹妹横抱了起来摇着头回答道:“不行,丝蒂芬妮埋在她体内的能量太强了,初级的净化根本无可奈何。你们多半是联盟的人吧,有没有解决侵蚀的办法?”

稍稍检查了一下林薇音的状态后,白莲忍不住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啊呀呀,这还真是有点小严重呢,看样子只有蓝羽才能救了,药水什么的根本不管用。走吧,先带着大家逃离这里,等找到我们的主力抱住大腿了再让她帮忙治疗也不迟。梦云,开始召唤吧,尽管对先人有些不敬可此处对亡灵法师来说确实是的场所啊。如果对手不是冥火焚烧者的话,估计连巨龙都会被淹没的吧。”

亡灵法师!?南宫荣和旁边的夏尔罗特顿时无比惊愕地瞪大眼睛看向了名为梦云的娇小女生,却不想丫居然趁机装成不好意思的模样满脸羞红着低头卖了个萌,捏着衣角不住地扭动着身体说道:“讨厌,你们这样看我会很困扰的啦。”

少年险些将手里的便宜妹妹当成投掷物品直接砸到对方的脸上,这都什么时候了她竟然还有心思玩日常?另外区区小丫头片子既没有美到冒泡也不是身材出众的模样卖你妹的萌,对熟人也许还行但咱们属于陌生人好吧?

骑士大人同样也是满脸蛋疼的表情,然而眼见貌似和两个女孩认识的南宫荣都没有吐槽,他便非常果断地选择了保持沉默;至于存在感略低的纳基里斯,这货已经被某人揉翅膀撸羽毛弄到眼冒蚊香几近崩溃了,完全不用计算。

所以是身后凝聚起大量黑色阴冷雾气的白莲满面春风地微笑着一记手刀砸在了双呆毛的头顶上:“说正事呢,正经点。”

“是的,非常抱歉。”

梦云说完便凭空具现出一支灰白色的法杖抓在了手里,继而【似模似样】地摆着pose施展起了法术。为什么要说是似模似样那是因为这丫头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正牌魔法师的样子,倒更像是同人展上负责cosplay的看板娘,而且还是属于路人级别的那种。

不过接下来女孩捣鼓出来的动静可就不是用一句上能够形容的了,同时也证明了她是货真价实的存在而不是什么cosplay玩家。

湖泊在发光,附近所有的湖泊表面全都散发出了某种诡异的黑色光芒,不祥的气息开始迅速蔓延,随后大片大片的惨白骷髅从湖水中纷纷涌上了岸。哪怕这些骷髅的冷兵器装备全都破烂不堪,甚至其中不少连装备都没有,但光是眼前这海潮般的数量,便足以让所有人当场惊得目瞪口呆。

在这一刻,原本并不起眼的小丫头俨然就是统御着无数亡灵大军的女王。

“去吧,我的奴仆们,将面前的敌人彻底淹没!”

宝宝干咳吃什么药
儿童止咳药是否含有防腐剂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有几种
儿童止咳化痰安全用药
本文标签: